本報記者 趙飛鵬《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26日09版)
  9月25日,代號為“衛勤使命-2014”的解放軍信息化條件下實兵對抗衛勤保障演習在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展開。演習首次在信息化條件下實兵對抗中運用衛勤信息裝備,實現動態的戰傷人員精確定位、傷勢判斷、精準統計,以及迅速實施戰地救護、戰場傷員接送、戰地醫院搶救、遠程運輸、後方接應的無縫對接。演習為未來戰爭中衛勤力量編成配備、衛勤力量運用、衛勤救治流程等提供了科學依據。宋吉河攝
  服役14年、參加過7場大型演習後,軍醫施榮君第一次覺得自己也是一名戰鬥員。在前兩天舉行的“衛勤使命-2014”演習預演中,他冒著“槍林彈雨”,“搶救”了16名戰友。
  在此之前的很多演習中,衛勤人員常常只是在演練中象徵性地“救治”幾名“傷員代表”,走一下流程就了事。“那時我們軍醫是打不死的。”四級軍士長施榮君笑著說,他是“衛勤使命-2014”演習紅方8連衛生隊的一名班長,“但這次我們也要穿戴單兵模擬交戰系統,也會成為傷員,感覺很真實。”
  貼近實戰正是總後勤部、北京軍區組織“衛勤使命-2014”演習的重要目標。演習今天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正式舉行,這個亞洲最大的訓練基地今年異常繁忙,此前連續實施了7場“跨越”系列紅藍對抗演習,結果令很多人吃驚,藍軍獲得6勝1負的好成績,打破了以往演習“紅軍必勝、藍軍必敗”的“定局”。這些演習同樣體現了“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要求。
  在很多“內行”的人看來,衛勤保障演習的重要性一點不亞於檢驗戰法、訓法的紅藍對抗演習,總後勤部一位領導說:“衛勤力量和作戰部隊都在同一個戰場,只是擔負的任務不一樣,誰也離不開誰。”
  他還說過:“我們未來與主要作戰對象的較量,不能僅僅考慮打贏打不贏的問題,更要考慮如何以最小代價獲取戰爭勝利,這個最小代價,突出是要以最小的生命代價獲取戰爭勝利。”
  “衛勤使命-2014”演習被定位為一場研究性演習,這是解放軍第一次在實戰條件下開展實兵對抗衛勤演練,衛勤融入了實際作戰的各個環節。演習專家指導組信息系統組長、南京軍區85醫院副院長連平認為,實戰中的衛勤保障首先要解決“傷員在哪兒、傷情是什麼、傷勢怎麼樣”的問題。
  實際上,很多時候在戰場條件下要發現傷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個軍醫曾告訴連平,以前演習時他爬上裝甲車頂拿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傷員”。從2005年起,連平帶領團隊研發了實兵對抗戰救信息系統。
  “衛勤使命-2014”檢驗了這套信息化裝備,配備系統的官兵,“受傷”後摁下“SOS”,連隊軍醫的手持機上立即就會顯示“傷員”的姓名、傷情、地點等信息。演習預演中,紅方8連列兵毛懷謹提著95式自動步槍剛從步戰車上跳下來,語音提示器就告知他“右腿部重傷”。970米外的軍醫施榮君乘坐裝甲救護車,不到5分鐘就帶著擔架員趕到他的身邊搶救他,毛懷謹很快被安全後送。
  很顯然,“衛勤使命-2014”不是一場好看的演習,在今天時長7個小時的正式演習中,指揮大廳的巨幅屏幕上要麼顯示著態勢圖,要麼是忙亂無序的“搶救現場”特寫,有一塊顯示屏一直是某高地的遠景畫面,幾個小時都沒切換一下。
  “貴在真實,能暴露出問題,我們並不在乎演習好不好看。”總後勤部衛生部科訓局局長石虹說。
  一些細節也能體現出演習組織者在努力提高參演部隊“能打仗、打勝仗”的能力。本次演習首次使用了新型單兵急救包,它由過去的硬盒型改為軟包型,配備急救剪、急救止血繃帶、急救創傷繃帶、手套、旋壓式止血帶等急救器材,這種“技術標準與美軍持平”的單兵急救包突出了“救急救命”的功能。
  演習中,甚至有人專門負責“化妝”,他們將“傷員”的“槍傷”、“燒傷”、“爆炸傷”製作得異常逼真。
  但對於60多歲的連平來說,他最關心的還是官兵們對實兵對抗戰救信息系統使用的意見,他一直和紅軍官兵一起,吃住在草原深處的野戰帳篷里。
  連平不敢懈怠,他經常講起一個故事,有一次在某集團軍調研時,他問一個小戰士:“現在,你要去戰鬥了,你勇敢地去,祖國和人民會記著你的!”小戰士猶豫著說:“我是獨生子女啊。”連平又問:“給你這套系統,你勇敢去戰鬥,受傷了發出呼叫,很快就會有人來救你,敢不敢去?”小戰士毫不猶豫地說:“敢!”
  本報內蒙古朱日和9月25日電  (原標題:“這是一場不好看的演習”)
創作者介紹

uj73ujge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